志愿军秘密跨过鸭绿江3条保密措施官兵不戴任何军衔肩章

  坊间有一个说法:朝战前夕,兰德公司就战争形势做了一个研究报告,要价150万美元。但五角大楼认为讹钱断然拒绝,战后联军吃尽苦头,五角大楼又花200万美元把报告买下,报告结论七个字“中国将出兵”,兰德从此声名大振。

  10月2日、4日,主席两次召开会议讨论出兵问题,还比喻当时的美帝插了我三把刀:朝方一把刀插在头上,台岛一把刀插在腰上,越南一把刀插在脚下。

  10月15日,麦克阿瑟在威克岛向杜鲁门拍着胸脯保证:中国人不会参战,即使参战也不是对手。有了麦克阿瑟的信誓旦旦,17日,杜鲁门在旧金山发表广播演说,明确要干涉半岛事务。他并不知道,志愿军42军先头部队16日夜就已经渡过了鸭绿江。

  10月19日,志愿军13兵团38、39、40、42军及3个炮兵师26万大军“瞒天过海”,从中朝边境安东(今丹东)、长甸河口及辑安,秘密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

  要在美军空中侦察下“瞒天过海”跨过鸭绿江,绝不是容易的事儿。为了隐秘,志愿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第一,便桥在水面以下,入朝部队蹚水过江;第二,18点30分到凌晨4点渡江,5点前隐蔽;第三,入朝部队去掉所有军衔、肩章、帽徽与胸章。

  1950年10月20日,“联军”占领平壤,兵分多路向北部快速推进,企图在11月23日感恩节前占领北方。直到25日,美军才发现约5万人的军队向南开进。

  而就在这一天,抗美援朝第一枪在三地打响。志愿军40军118师354团在两水洞全歼韩5师2团3营和一个炮兵中队,活捉美军顾问赖勒斯。40军120师360团在云山附近与敌遭遇,42军124师370团在黄草岭以逸待劳,伏击了韩3师26团。

  1950年10月24日,韩1师15团俘虏了一名39军战士,白善烨证实了志愿军大规模参战的情况,志愿军的防寒服里面是白色,反穿可作冬季迷彩服。12团团长金点坤马上派出5辆M46巴顿坦克前去搜索,等回来2辆被鲜血染红,坦克手吓疯了。

  1950年10月29日,韩1师师长白善烨乘坐的吉普遭遇志愿军,但是300米外的志愿军没有开枪,眼看吉普车调头开走了。31日,白善烨发现已被志愿军三面包围。

  白善烨接受了美10高射炮团长威廉·亨尼格的建议,开车前往宁边美1军司令部,路上开的太急还翻了车,幸亏没有大的伤亡。美1军军长弗兰克·米尔本打电线集团军司令官沃尔顿·沃克,随后同意了韩1师的撤退要求。

  云山进攻战,白善烨韩1师损失530多人。但无意中“借刀杀人”,让换防的骑1师不幸成了替死鬼。志愿军39军击溃骑1师8团,全歼一个营,歼敌1840多人。

  此时42军在东线军对联军形成了合围,只要38军按时穿插到军隅里,那么彭德怀计划中的一盘大棋就满盘全活了。

  可是意外发生了,最有把握的38军接连出错,美韩军过了清川江,进攻军隅里变得没有意义。彭德怀两眼紧盯38军112师335团,11月4日该团攻占了飞虎山。

  美第8集团军韩7师及美军一部,在上百架飞机、60多门火炮支援下,向飞虎山发起了猛攻。彭德怀下给38军命令,留下335团,全军撤退不得支援。335团团长范天恩接到军部命令,决定一个排一个排地“添灯油”战术,和美韩军车轮大战。

  335团先后击退美韩军57次冲锋,歼敌1800多人,伤亡700多人。335团越是死战不退,麦克阿瑟越发坚信飞虎山是西线志愿军主力,调动大军继续猛攻。

  飞虎山从志愿军嘴里一块“鸡肋”,逐渐成为美韩军眼里一块“肥肉”。范天恩335团奉命撤出飞虎山阵地,作出“力战不支”假象向北“逃窜”,诱敌深入。

  此时,志愿军在西线放弃了德川、飞虎山、博川,主力向后转移休整,少数兵力节节抗击,把联军引过大同江。在东线军也放弃黄草岭,让美韩军直趋长津湖。

  直到此时,麦克阿瑟还断定志愿军总兵力不过六七万人。彭德怀决定“声东击西”,第九兵团秘密埋伏长津湖阻击美10军北犯,主力在西线给联军以致命一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