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子为一代天骄养子为蒙古重臣月伦太后到底有多强大?

提起铁木真的母亲诃额仑,很多人或许不太了解,因为这名字不太好记,译名还比较多。但提起月伦太后(或月伦夫人),很多人应该都有所耳闻。

按照后世盖棺定论的说法,月伦太后是一位拥有顽强毅力的女子,在丈夫去世之后,她独力抚养一群孩子,是一位堪比“四大贤母”的伟大母亲。

其实在蒙古开国史上,月伦太后不仅配得上这种评价,她自身也是位高权重,还将权威四处蔓延。

先说月伦太后的身份,她本是蔑儿乞部的新娘子,也速该抢走她之后,立刻被她迷得五花六道。这种说法很有意思,但非常靠不住。

也速该是什么人?那是乞颜部的首领,身边一定不缺女人,而且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肯定有不少来自各大部落和各大家族。

如果月伦太后仅仅是一个被抢来的可怜女人,那顶多也就是个泄欲工具而已,怎么会在也速该去世之后,成为也速该诸多孩子的监护人呢?

也速该可不是不重出身门第的人,他为铁木真订的娃娃亲,都是特薛禅这样的大贵族。一个能被他重视的女人,出身怎么可能简单呢?

但可惜的是,史书上并没有太多关于月伦太后娘家的记录,今天我讲述的重点也不在于此,权当做正餐之前的凉菜。

除了月伦太后自己的出身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她的养子们,看一看月伦太后的权势到底有多强。

月伦太后有四个亲儿子,分别是铁木真(成吉思汗)、拙赤合撒儿、合赤温和铁木哥斡赤斤。除此之外,她还有四个养子,分别是博尔忽、失吉忽秃忽、曲出和阔阔出,今天主要说这四个养子。

初,诃额伦太后养子四人,曰:忽都忽、博尔忽、曲出、阔阔出。——《新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在蒙古开国的八十八个功臣中,这四个养子分别排在第十五名、十六名、十七名和十八名。

这个排名不低,因为排在他们前面的,既有蒙力克、术赤台和迭该这样的元老,又有博尔术、木华黎、者勒蔑和忽必来这样的亲信,还有部分查不到资料的元老。八十八个功臣对于初生的蒙古汗国而言非常重要,几乎每个人都能单独写一篇文章,囿于篇幅,在此不一一分析。

如果用英雄史观来分析这一现象,那么结论很简单:月伦太后会生又会养,亲子个个出众,养子个个优秀。

如果用唯物史观来分析这一现象,那么结论也很简单:月伦太后在蒙古汗国,以及之后的蒙古帝国中拥有不可低估的权力与地位,任何与她亲近的人,都会享有优先分配权力的资格。

很多人认为:蒙古是草原上的游牧民族头脑简单、性格直率,不能用汉族的权力分析方式来分析草原上的权力角逐。

事实上,蒙古既是一个贵族社会,又是一个奴隶社会,这样的社会构成,决定了蒙古内部的权力角逐只会更血腥、更复杂,而不会更简单。

蒙古早期很像先秦时期的匈奴,在匈奴建国之前,东北亚草原被东胡、丁零和匈奴等部族占据,通过一系列纵横捭阖之后,才出现了后世大名鼎鼎的匈奴汗国。

在此过程中,如果匈奴的首领只是头脑简单不懂权力制衡的莽夫,他们凭什么建立起一个如此庞大,以至于能够威胁到中原王朝的强大汗国呢?

蒙古建立起来的帝国比匈奴强得多也大得多,作为这个庞大帝国的建立者,铁木真怎么可能是个愣头青呢?之后的一段时间,我会陆续写到草原上的权力角逐,相信能带大家认识一个全新的蒙古帝国。

铁木真为什么能够成为乞颜部首领?绝不仅仅因为他是也速该的儿子,更因为他是月伦太后的儿子。

除了和月伦太后所生的四个儿子之外,也速该还和其他女人生了两个儿子,分别是别克帖儿和别勒古台。别克帖儿因与铁木真不和被杀,别勒古台后来被处罚,不允许参加亲族机密会议,只能负责非军事事务。

太祖幼与别克帖儿交恶,诉于宣懿皇后。宣懿皇后戒之曰,太祖不听,卒与哈撒儿射杀别克帖儿。——《新元史》·卷一百五·列传第二

议既定,别勒古台出见塔塔儿人也客扯连,泄汇其事。事定,大祖深咎之,命以后议大事,别勒古台毋与闻,须议事中决,进一尊酒,方许其人见焉。——《新元史》·卷一百五·列传第二

看看月伦太后所生的四个儿子,再看看这两个小老婆生的儿子,都是一个爹,差别却如此悬殊。这就是贵族社会的特点:有一个好爹非常重要,有一个好娘同样重要。

对于铁木真而言,他当然希望整个蒙古遍布自己的亲信,而不是被弟弟们分走权力。

这并不难理解,如果权力被自己的亲信分走,他自然可以从容调配,将资源分派给自己的儿子们。如果自己的弟弟们分走了部分权力,自己的儿子们所能获得的权力就会变少。

对于父死子继还是兄终弟及,我还是那句话,如果铁木真连这点眼光都没有,他就不配被称为蒙古帝国的创始人了。看看匈奴、女真和后金早期,权力依然是在父子间传递,这才减少了纠纷,使得创始团队能够合力开创一个新帝国。

可问题是:在月伦太后的强大影响力面前,这一切并不是铁木真一个人说了算的。

打败蔑儿乞部之后,月伦太后收养了曲出,曲出衣着光鲜亮丽,据说其亲生父母都是大贵族,但具体是谁,我们已经找不到确切的答案了。

曲出,蔑儿乞氏。年五岁,太祖伐蔑儿乞得之,太后养以为子。——《新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对于月伦太后的这种行为,我们可以有多种合理的解释:比如说月伦太后就是喜欢这个孩子,因为这个孩子很懂事很听话;比如说这个捡来的孩子必须当亲生子养活,这是草原上的规矩;比如说这个孩子恰好出现在月伦太后面前,于是月伦太后就收养了这个有缘的孩子。

对于上述种种说法,我不打算辩驳,如果月伦太后的收养行为是孤立的,那么这些理由倒是也说得通。

可在打败主儿乞部之后,月伦太后收养了博尔忽;打败泰赤兀部之后,月伦太后收养了阔阔出;在打败塔塔儿部之后,月伦太后收养了失吉忽秃忽。

太祖讨主儿乞部,博尔忽尚幼,为部将者卜客所掠,归于诃额仑太后,抚以为子。——《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传第十八

阔阔出,泰兀特氏。为太后养子。——《新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忽都虎失吉,垮垮儿氏。太祖征塔塔儿,虏其部众。得一带金鼻圈之小儿,归于诃额伦太后。——《新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以上三人被收养的过程和背景,与曲出大同小异:都是穿着光鲜亮丽的好孩子,据说亲生父母都是大贵族,但我们同样不知道他们的父母是谁。

同样的理由重复四遍当然没什么问题,可每打下一个部落,月伦太后就总能“凑巧”地碰到这样一个投缘的孩子,你信吗?反正我不信。

最典型的就是失吉忽秃忽,据说,在率军大胜塔塔儿部的战役中,铁木真从塔塔儿人的营地里发现一个贵族幼儿,于是把他交给月伦太后,并为他取名失吉忽秃忽。

这个故事乍一看没什么问题,可细究起来就有意思了:铁木真大胜塔塔儿部的这场战役发生于公元1196年,十年之后,铁木真就成为了成吉思汗。

这里面的问题是:在公元1196年的时候,失吉忽秃忽多少岁了?如果真是幼儿,最大应该不超过五六岁,如果失吉忽秃忽智商没问题,至少应该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

可根据时候的发展来看,失吉忽秃忽的亲生父母并没有留下任何资料。从这个角度来看,失吉忽秃忽的年龄应该很小,甚至小于五六岁,这才能解释他不知道亲生父母信息的可能。

然而,就在十年之后的公元1206年,失吉忽秃忽就成为了蒙古帝国的首任断事官(可以类比为宋朝的御史中丞),而且不是名誉职务,这岂是一个十多岁的毛孩子所能担任的?

太祖建号,命为断事官。凡经忽都虎科断之事,书之册以为律令,后世不得擅改,又以忽都虎为太后养子,恩赏视诸弟,赦罪九次。——《新元史》·卷一百二十六·列传第二十三

据蒙古族著名作家孛儿只斤·苏和先生考证,失吉忽秃忽大约出生于公元1180年,被铁木真发现的时候已经十六岁了。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亲生父母的信息呢?更何况,失吉忽秃忽的亲生父母是大贵族,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呢?

如果苏和先生的考证确凿无疑,那么问题来了:失吉忽秃忽为什么没有透露亲生父母的身份,是他自己不愿意说,还是有人不让他说呢?

第一种可能性很小,很难说孩子会以大贵族父母为耻,如果失吉忽秃忽的亲生父母罪孽深重,那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事,单凭失吉忽秃忽的身份,还没资格让史官闭嘴。

失吉忽秃忽不是不记得亲生父母的信息,而是有人不让他提这件事,这个人是谁?秉着谁收益最高,谁嫌疑就最大的原则,这个人应该是月伦太后。

安心地给月伦太后当干儿子,月伦太后会在权势上给予他们奖励。失吉忽秃忽是如此,其他三人应该也差不多。他们的亲生父母去哪了?这就不能妄加揣测了。

对于月伦太后的四个养子,还有一种说法是:他们并不是月伦太后的养子,而是私生子,所以我们当然无法得知,他们亲生父母的信息。

这种说法虽然有些无厘头,但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波斯人拉施特所撰写的《史集》中提到过这样一件事:也速该去世之后,铁木真的母亲诃额仑嫁给了蒙力克,蒙力克一直扮演着铁木真父亲的角色,铁木真则一直称呼蒙力克为“额赤格”,就是蒙语中父亲的意思。

(蒙力克)无论是遇到祸福或苦乐,他总是与成吉思汗一条心,成吉思汗让自己的母亲诃额仑嫁给了他。他成吉思汗并排坐,坐在他的右边,地位高于一切异密之上。——拉施特·《史集》

于是有了一种新的说法:月伦太后的四个养子,就是蒙力克和月伦太后的私生子。不过在当时,他们肯定不是私生子,只不过随着蒙力克的出局,以及蒙古帝国的建立,这一切就犯忌讳了。

在草原上,女人改嫁不需要避讳,甚至是一种不错的选择。铁木真就曾经处死过一个经常背叛自己的人,但由于他的妻子非常好,懂得感恩,于是铁木真同意这人的妻子改嫁,把这种行为当做一种恩赐。

在波斯人拉施特看来,月伦太后改嫁并不是秘密,因为波斯地区在这方面也不是太讲究,死了丈夫的女人改嫁,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从汉人的角度来看,这事就有点好说不好听了。于是在修撰相应官史内容的时候,这一部分成了需要避讳的部分。

事实上,这也不算无端猜测,西汉司马迁所著的《史记》早就干过这种事。比如说刘邦,那就不是他爹的种,而是龙种。

其先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史记》·高祖本纪

在《新元史》的开头部分,在介绍铁木真十世祖孛端叉儿的时候,也用过类似的招数。

据说,孛端叉儿的母亲(阿兰)在守寡之后连生了三个儿子,周围人群议论纷纷,之前的两个儿子也被这种谣言所迷惑,认为自己的母亲行为不端。

阿兰发现两个儿子的变化之后非常生气,命令五兄弟一人折一支箭,兄弟五人都做到了;阿兰又命令五兄弟一人折五支箭,兄弟五人都做不到。阿兰借着这个机会,告诫自己的五个儿子:如果你们不团结,就会像孤单的箭一样被折断,所以千万不能怀疑自己的兄弟!

阿兰豁阿尝束箭五枝,谓其诸子曰:“汝兄弟五人,犹五枝箭,分则易折,若合为一束,谁能折之?汝五人一心,则坚强无敌矣!”——《新元史》·卷一·本纪第一

与之相似的故事我们从小听到大,估计每个民族都有流传。阿兰大概也明白,前两个儿子年纪大,不容易被忽悠,于是对他俩说:你们的这三个弟弟,都是神仙弄到咱们家里来的。在一个月色撩人的晚上,神仙来到娘的房间,轻轻抚摸娘的肚皮,娘就怀孕了。神仙还说,这三个孩子之中一人的后代,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帝王。

阿兰豁阿曰:“夜有白光,自天窗而入,化为黄人,摩挲我腹,勘探殆神灵诞降。不信,请汝等伺之。”——《新元史》·卷一·本纪第一

阿兰豁阿幼子勃端察儿蒙合黑沈默寡言,家人谓之痴,独阿兰豁阿曰:“此儿不痴,后世子孙必有大贵者。”——《新元史》·卷一·本纪第一

当然了,铁木真的十世祖孛端叉儿就是这三个孩子之一,换言之,铁木真的十世祖是神仙的后代,铁木真自然也是神仙的后代。史书是这么说的,信不信你们自己看着办。

这个故事不是《新元史》瞎编的,而是直接从《元史》引用,顺序做了一些调整,但大体意思没变。

在说起月伦太后的时候,不管这四个养子是不是她和蒙力克的孩子,都会变成另一种说法,那就是月伦太后非常善良,经常会收养一些因战争而无家可归的孩子,作为自己的养子。

事实上,月伦太后在史书中的形象,一直令我感到奇怪:在遇到也速该之前,月伦太后本是蔑儿乞部的新娘子,也速该抢走她之后,她立刻尽心侍奉也速该。

这只能说明一点:草原上强者为尊,是一个奉行社会达尔文主义的存在(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个词)。想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三贞九烈是肯定不行的,必须学会有奶就是娘。

可当月伦太后成为也速该的妻子之后,立刻变成了三贞九烈的女人。作为一个不到三十岁就守寡的妇人,领着一大帮儿子艰苦度日,也从来没想着再找一个。这种人要是放在中原王朝,立块贞节牌坊那是绰绰有余。

可问题是,这种封建社会完美女人的形象通常都是在中原文化熏陶中产生的,怎么会在草原上产生呢?

草原世界并不鄙夷改嫁和再婚,阿兰之所以受到非议,是因为她以寡妇的身份生了三个儿子,大家怀疑她偷人(史书后来证实阿兰并未偷人,而是偷神仙)。

如果月伦太后真是改嫁给蒙力克,并生了四个儿子,这也不算什么丢人的事。只不过随着蒙力克的出局,这四个儿子就变成了养子。

原因我昨天就说过,这个说法和《新元史》有冲突,而《新元史》又承袭自《元史》、《蒙古秘史》和《蒙古黄金史》,所以《史集》的说法未必可信。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四个人到底是月伦太后的亲子还是养子,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月伦太后位高权重,他们四人的身份自然也会水涨船高。

四个养子的存在,不过是月伦太后延伸自己权力的一种方式。他们的背后是月伦太后,自然就是月伦太后在朝堂上的代言人。

对于这四个便宜弟弟,铁木真是什么想法?恐怕是既想防范,又不敢表现出防范的样子。

关于铁木真和这四个便宜弟弟之间的故事,我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详细分析,今天不多说。我只是想通过这四人在蒙古开国史中的地位,让大家对他们背后的月伦太后有一个直观了解。

近侍有脱端火儿真者,亦将叛,帝自泣留之。脱端曰:“深池已干矣,坚石已碎矣,留复何为!”竟帅众驰去。宣懿太后怒其弱己也,麾旗将兵,躬自追叛者,驱其太半而还。——《元史》·卷一·本纪第一·太祖

月伦太后亲自上马,举起大旗,率军追逐被驱赶逃跑的牧民。最后遇到了敌人,双方摆开阵势厮杀一场,月伦太后把大半的牧民都追了回来。

母亲月伦额客,是一个十分能干、聪明(的女人)。她竭力保护照管他(铁木真),照管也速该把秃儿身后留下的家丁、财产、属民、军队和追随者。——拉施特·《史集》

按照草原上的规矩,也速该虽然是乞颜部首领,但他死后无法庇护自己的孤儿寡母,自然要把权力和资源交出去。可月伦太后不信这个邪,居然亲自率军抢夺资源。

看到这个形象,我头脑中想到的是妇好、是花木兰、是冼英、是平阳公主。这种女人怎么可能是弱不禁风的娇小姐?这种女人怎么可能是墨守成规的愚妇人?

只是由于铁木真的童年被渲染得无比艰苦,后世读者也在无形中拉低了对月伦太后的评价。

按照史书的说法,除了偶尔显露出的一丝勇武之外,月伦太后在大多数时候更像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非常能吃苦耐劳,非常会教育孩子,也非常能耐得住独守空闺的寂寞。

于是乎,一个强势女主的形象就这样被抹去,留下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年妇女形象。若非铁木真后来成了气候,我们或许就没机会读到与月伦太后相关的记载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