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职业联赛也讲“政治正确”

当地时间9月25日的一场比赛前,NFL达拉斯牛仔队球员,以及球队老板琼斯在唱国歌前单膝跪地。

尽管在比赛前起立唱国歌在美国并非严格的法定义务,以NFL为首的职业体育联盟的不少运动员,还是就这一问题拉开了打持久战的架势。不过,运动员们的愤怒、失落与反抗,大概还是会在不久后成为历史。

白宫与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就运动员赛前是否有义务起立唱国歌一事“互怼”多日,双方各执一词。在比赛前起立唱国歌,通常被视为一项“爱国主义行为”而获得了某种政治含义。然而追根溯源,它到底是不是一项有约束力的规则?美国历史并未给出明确答案。

这场延烧近一个月的风波,源头可以追溯到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去年的一场比赛。在赛前奏国歌的环节,黑人球员科林·凯普尼克并没有起立,而是单膝下跪且拒唱国歌,与其他球员将右手放在胸前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摄像机记录下了这幕不寻常的景象。

凯普尼克自称,他以这种举动“抗议美国社会存在已久的种族歧视”。他表示,“自己并非反对国家或军队,只是不愿对这个压迫黑人和有色人种的国家的国旗表示尊敬”。

时隔近一年,在亚拉巴马州的一次演讲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翻起了旧账,并点了凯普尼克的名,称NFL的球队老板不应该雇佣这种对国旗不敬的选手。

特朗普与少数族裔居多的美国体育界向来不睦,他的这番言论不出意料地引起反弹。一时间,凯普尼克成了大批运动员的效仿对象,有人单膝下跪,有人模仿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200米项目冠军汤米·史密斯在颁奖仪式上的动作,高举右拳以示支持少数族裔。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统计,仅9月24日这一天,就有约130名球员加入抗议队伍。最严重的情况出现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西雅图海鹰队客场迎战田纳西泰坦队赛前,两队球员在奏国歌时全体缺席,海鹰队还发表声明说,“我们不能容忍不公平困扰美国黑人”。

《赫芬顿邮报》还提到,除了NFL球员,美国女足球星梅根·拉皮诺、美国国家女子篮球联盟印第安纳狂热队的全体成员,纷纷亮出了与特朗普对着干的立场。运动员们表达诉求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但不约而同地选择在重要比赛开场前拒唱美国国歌。

眼见拒唱国歌的运动员越来越多,美国国内舆论就此分为两派。支持者认为职业运动员有权通过自己的明星效应激起民众对社会议题的重视;反对者则表示,这种抗议方式是对军队和国家的不敬,竞技场上不该有类似行为出现。

特朗普乐意为争论火上浇油,他在推特网上放话:“如果有人不喜欢美国,不要寄希望于改变什么,直接滚出去好了,找别的事儿干吧!”他宣称:“我们勇敢的爱国者为了我们伟大的国旗而牺牲,所以我们必须尊重它!我们要让美国再次伟大!”

四大联盟的管理层对这位爱“放炮”的总统甚为头痛。《赫芬顿邮报》称,NFL球员协会主席艾瑞克·温斯顿指出,特朗普的言论是“打了过去到现在那些民权英雄的脸”。NFL联盟主席罗杰·古德尔在争论刚爆发时明确表示,特朗普的言行显得“缺乏尊重”。

美国运动员在赛前进行抗议,并不是特朗普上台后才开始的。去年的里约奥运会上,美国队斩获体操女子团体金牌。在颁奖仪式上,黑人选手加布里尔·道格拉斯没有像其他队友一样把手放在胸前并唱国歌。道格拉斯的异常举动被不少美国网民视为“大不敬”。

在美国,不管是职业联赛、大学比赛还是高中运动会,在双方摆好阵势开始厮杀前,所有人都得脱帽、起立唱国歌。可以说,在赛前升国旗、唱国歌已经成为美国体育赛事中的保留节目。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写道,虽然起立唱国歌如今已成惯例,但追本溯源,这种仪式从二战后才开始普及。回首过去百余年,美国职业体育赛事跟政治始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若即若离之间,唱国歌这个环节经常在社会矛盾激化时成为众矢之的。

这项传统究竟从何时开始?“Politico”提到,国歌《星条旗》是由美国律师弗朗西斯·斯科特·基在1814年英美战争期间填词的,配上乐曲后,这首歌很快传遍美国各地。1931年,美国国会正式将《星条旗》定为国歌。

《星条旗》在运动场上的首秀,比它正式成为国歌早得多。美国历史学家约翰·索恩表示,最早的记录可追溯到1862年在布鲁克林联邦球场举办的一场棒球赛。

1918年,《星条旗》第一次出现在大联盟赛事的赛场上。当年的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安排了一场季前赛,对阵双方分别是波士顿红袜队和芝加哥小熊队。当时美国参加一战已经有一年多,残酷的厮杀让近十万士兵命丧异乡,返乡军人多被心理和精神问题困扰,社会上弥漫着哀伤和沉闷之气。

这种氛围自然影响到了当年的联赛,赛程被迫缩短。为提振球员及观众的士气,红袜队和小熊队不约而同地唱响美国国歌,企盼大西洋彼岸的战事早日完结。

不过,“Politico”提到,《星条旗》音域太宽,难以唱好,它刚刚被确定为国歌那几年,一些美国人在聚会或体育比赛前,更喜欢演唱庄严朴素、曲调更简单的《美丽的亚美利加》或轻松优美的《哥伦比亚颂》,它们也是著名的爱国颂歌。

直到二战后,球员们在赛前唱国歌才成为美国各大体育赛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1968年,美国国会通过全国性法律《反亵渎国旗法》,规定在国歌奏响时,如有国旗展现如升旗,穿制服的军人必须行军礼,其他人应面向国旗立正,右手放在胸口。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法例是示范性的,从未强制执行,对违反者也没有规定惩罚措施。

同《反亵渎国旗法》中的白纸黑字相比,《2017年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比赛规定》中,并没有提到唱国歌和升国旗时球员们应该遵守哪些规定。“Politico”指出,NFL曾在去年公开表示,不会强制要求球员们在唱国歌时必须站着还是采取其他什么姿势。“我们鼓励球员在唱国歌时起立,但没有这样要求过他们。”NFL发言人布莱恩·麦卡锡表示。

进入10月,NFL球员的抗议活动依然没有停歇迹象,但最新的事态似乎表明,由于不愿意跟金钱过不去,各个俱乐部的老板或许率先“反水”。

《纽约时报》称,NFL联盟主席罗杰·古德尔最初为球员说话,但现在,他已经改变主意。10月10日,在一封寄给NFL的32支球队老板的信中,古德尔明确指出,“我们必须尽快让这场争议过去,确保球员在奏国歌时站立,并向我们的国旗和我们的国家致敬”。

报道称,事到如今,新格兰爱国者队的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和达拉斯牛仔队的老板杰里·琼斯,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抗议活动的负面影响;面对电视收视率和转播率持续下跌及赞助商愈发难看的脸色,NFL快要负担不起“体育政治化”导致的不良后果。

杰里·琼斯说得很直白:“无论怎样表达诉求,收入降低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

在同期的一次股东会议上,有消息人士向美国体育新闻网站ESPN表示,联盟球队老板们“对特朗普感到不满,但他们并不想与总统打嘴仗”。

英国《卫报》披露,特朗普对NFL球员连国歌都不尊重感到非常恼火,甚至跟身边人表示“准备取消NFL正在享受的税收优惠”。《卫报》指出,由于下跪风波,华盛顿红人队可能失去高达4000万美元的赞助费,这让球队老板丹尼尔·斯奈德非常着急。

或许正如“Politico”网站评论的那样,特朗普用政治手段击败了NFL球员的抗议——球员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联手抵制特朗普的政策,但无法让自己的老板在面对利润下跌时坚守立场。就在本文截稿前,NFL主席古德尔再次给各球队发去一份备忘录,提示众人,“对国歌表示抗议是推动争论取得进展和开启对话的巨大障碍,大家有必要为国歌挺直腰板”。

尽管在比赛前起立唱国歌在美国并非严格的法定义务,以NFL为首的职业体育联盟的不少运动员,还是就这一问题拉开了打持久战的架势。不过,运动员们的愤怒、失落与反抗,大概还是会在不久后成为历史。

白宫与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就运动员赛前是否有义务起立唱国歌一事“互怼”多日,双方各执一词。在比赛前起立唱国歌,通常被视为一项“爱国主义行为”而获得了某种政治含义。然而追根溯源,它到底是不是一项有约束力的规则?美国历史并未给出明确答案。

这场延烧近一个月的风波,源头可以追溯到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去年的一场比赛。在赛前奏国歌的环节,黑人球员科林·凯普尼克并没有起立,而是单膝下跪且拒唱国歌,与其他球员将右手放在胸前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摄像机记录下了这幕不寻常的景象。

凯普尼克自称,他以这种举动“抗议美国社会存在已久的种族歧视”。他表示,“自己并非反对国家或军队,只是不愿对这个压迫黑人和有色人种的国家的国旗表示尊敬”。

时隔近一年,在亚拉巴马州的一次演讲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翻起了旧账,并点了凯普尼克的名,称NFL的球队老板不应该雇佣这种对国旗不敬的选手。

特朗普与少数族裔居多的美国体育界向来不睦,他的这番言论不出意料地引起反弹。一时间,凯普尼克成了大批运动员的效仿对象,有人单膝下跪,有人模仿1968年墨西哥奥运会200米项目冠军汤米·史密斯在颁奖仪式上的动作,高举右拳以示支持少数族裔。

据美国《赫芬顿邮报》统计,仅9月24日这一天,就有约130名球员加入抗议队伍。最严重的情况出现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市,西雅图海鹰队客场迎战田纳西泰坦队赛前,两队球员在奏国歌时全体缺席,海鹰队还发表声明说,“我们不能容忍不公平困扰美国黑人”。

《赫芬顿邮报》还提到,除了NFL球员,美国女足球星梅根·拉皮诺、美国国家女子篮球联盟印第安纳狂热队的全体成员,纷纷亮出了与特朗普对着干的立场。运动员们表达诉求的方式可能有所不同,但不约而同地选择在重要比赛开场前拒唱美国国歌。

眼见拒唱国歌的运动员越来越多,美国国内舆论就此分为两派。支持者认为职业运动员有权通过自己的明星效应激起民众对社会议题的重视;反对者则表示,这种抗议方式是对军队和国家的不敬,竞技场上不该有类似行为出现。

特朗普乐意为争论火上浇油,他在推特网上放话:“如果有人不喜欢美国,不要寄希望于改变什么,直接滚出去好了,找别的事儿干吧!”他宣称:“我们勇敢的爱国者为了我们伟大的国旗而牺牲,所以我们必须尊重它!我们要让美国再次伟大!”

四大联盟的管理层对这位爱“放炮”的总统甚为头痛。《赫芬顿邮报》称,NFL球员协会主席艾瑞克·温斯顿指出,特朗普的言论是“打了过去到现在那些民权英雄的脸”。NFL联盟主席罗杰·古德尔在争论刚爆发时明确表示,特朗普的言行显得“缺乏尊重”。

美国运动员在赛前进行抗议,并不是特朗普上台后才开始的。去年的里约奥运会上,美国队斩获体操女子团体金牌。在颁奖仪式上,黑人选手加布里尔·道格拉斯没有像其他队友一样把手放在胸前并唱国歌。道格拉斯的异常举动被不少美国网民视为“大不敬”。

在美国,不管是职业联赛、大学比赛还是高中运动会,在双方摆好阵势开始厮杀前,所有人都得脱帽、起立唱国歌。可以说,在赛前升国旗、唱国歌已经成为美国体育赛事中的保留节目。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写道,虽然起立唱国歌如今已成惯例,但追本溯源,这种仪式从二战后才开始普及。回首过去百余年,美国职业体育赛事跟政治始终保持着微妙的距离,若即若离之间,唱国歌这个环节经常在社会矛盾激化时成为众矢之的。

这项传统究竟从何时开始?“Politico”提到,国歌《星条旗》是由美国律师弗朗西斯·斯科特·基在1814年英美战争期间填词的,配上乐曲后,这首歌很快传遍美国各地。1931年,美国国会正式将《星条旗》定为国歌。

《星条旗》在运动场上的首秀,比它正式成为国歌早得多。美国历史学家约翰·索恩表示,最早的记录可追溯到1862年在布鲁克林联邦球场举办的一场棒球赛。

1918年,《星条旗》第一次出现在大联盟赛事的赛场上。当年的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MLB)安排了一场季前赛,对阵双方分别是波士顿红袜队和芝加哥小熊队。当时美国参加一战已经有一年多,残酷的厮杀让近十万士兵命丧异乡,返乡军人多被心理和精神问题困扰,社会上弥漫着哀伤和沉闷之气。

这种氛围自然影响到了当年的联赛,赛程被迫缩短。为提振球员及观众的士气,红袜队和小熊队不约而同地唱响美国国歌,企盼大西洋彼岸的战事早日完结。

不过,“Politico”提到,《星条旗》音域太宽,难以唱好,它刚刚被确定为国歌那几年,一些美国人在聚会或体育比赛前,更喜欢演唱庄严朴素、曲调更简单的《美丽的亚美利加》或轻松优美的《哥伦比亚颂》,它们也是著名的爱国颂歌。

直到二战后,球员们在赛前唱国歌才成为美国各大体育赛事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1968年,美国国会通过全国性法律《反亵渎国旗法》,规定在国歌奏响时,如有国旗展现如升旗,穿制服的军人必须行军礼,其他人应面向国旗立正,右手放在胸口。值得注意的是,相关法例是示范性的,从未强制执行,对违反者也没有规定惩罚措施。

同《反亵渎国旗法》中的白纸黑字相比,《2017年美国职业橄榄球联盟比赛规定》中,并没有提到唱国歌和升国旗时球员们应该遵守哪些规定。“Politico”指出,NFL曾在去年公开表示,不会强制要求球员们在唱国歌时必须站着还是采取其他什么姿势。“我们鼓励球员在唱国歌时起立,但没有这样要求过他们。”NFL发言人布莱恩·麦卡锡表示。

进入10月,NFL球员的抗议活动依然没有停歇迹象,但最新的事态似乎表明,由于不愿意跟金钱过不去,各个俱乐部的老板或许率先“反水”。

《纽约时报》称,NFL联盟主席罗杰·古德尔最初为球员说话,但现在,他已经改变主意。10月10日,在一封寄给NFL的32支球队老板的信中,古德尔明确指出,“我们必须尽快让这场争议过去,确保球员在奏国歌时站立,并向我们的国旗和我们的国家致敬”。

报道称,事到如今,新格兰爱国者队的老板罗伯特·克拉夫特和达拉斯牛仔队的老板杰里·琼斯,已经敏锐地意识到抗议活动的负面影响;面对电视收视率和转播率持续下跌及赞助商愈发难看的脸色,NFL快要负担不起“体育政治化”导致的不良后果。

杰里·琼斯说得很直白:“无论怎样表达诉求,收入降低是大家都不愿看到的。”

在同期的一次股东会议上,有消息人士向美国体育新闻网站ESPN表示,联盟球队老板们“对特朗普感到不满,但他们并不想与总统打嘴仗”。

英国《卫报》披露,特朗普对NFL球员连国歌都不尊重感到非常恼火,甚至跟身边人表示“准备取消NFL正在享受的税收优惠”。《卫报》指出,由于下跪风波,华盛顿红人队可能失去高达4000万美元的赞助费,这让球队老板丹尼尔·斯奈德非常着急。

或许正如“Politico”网站评论的那样,特朗普用政治手段击败了NFL球员的抗议——球员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联手抵制特朗普的政策,但无法让自己的老板在面对利润下跌时坚守立场。就在本文截稿前,NFL主席古德尔再次给各球队发去一份备忘录,提示众人,“对国歌表示抗议是推动争论取得进展和开启对话的巨大障碍,大家有必要为国歌挺直腰板”。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