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特稿 日韩球员征服欧洲中国足球留洋路该怎么走?

在刚刚结束的2021-2022赛季欧洲足球联赛,孙兴慜以23球荣膺英超金靴,成为亚洲足球史上首位欧洲五大联赛射手王,镰田大地帮助法兰克福队加冕欧罗巴联赛冠军,远藤航以队长身份攻入“绝杀”头球,让斯图加特起死回生留在德甲赛场……日韩球员在欧陆足坛大放异彩。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五大联赛“孤军奋战”的武磊在西班牙人几乎将板凳坐穿,仅交出18场1球的“寒酸”数据。然而,武磊并非“孤勇者”。在中国足协于2019年出台留洋新政,号召学习日本足球的发展道路,鼓励更多国内的年轻优秀球员走出去后。2021年以来,李磊、刘邵子洋、郭田雨相继旅欧,谭凯元等年轻小将即将亮相于欧洲联赛,女足国脚唐佳丽、沈梦雨和沈梦露实现留洋梦想,核心王霜也已确定在七八月踏上英超赛场,中国足球新一轮的“留洋潮”已经开启。

与以往成名球星加盟知名欧洲俱乐部不同,更多2000年后出生的中国年轻球员选择在欧洲低级别联赛起步,中国留洋的策略已调整为以欧洲三四流俱乐部为“跳板”,站稳脚跟后步步为营,进而向主流联赛靠拢。中国足球的火种已在欧洲各个角落点燃,犹如漫漫长夜中的微光,让苦苦守望的中国球迷看到希望。我们坚信每一束微光终将汇聚,划破暂时黑暗的中国足球。

留洋是向世界足坛发达国家“取经”的最好途径,留洋球员的人数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这个国家足球的整体水平。此前的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面对几乎全部为旅欧国脚的澳大利亚队和日本队时,中国男足国家队被完全碾压,这种压制是节奏上、身体对抗上、对足球理解上的悬殊差距。若再不弥补,差距将越拉越大,中国足球也必将继续坠入深渊。杨晨在法兰克福人气极高

曾几何时,我们也曾拥有羡煞众人的留洋军团,“中国德比”在英超赛场激情上演,“中国杨”的呼喊声响彻法兰克福,范志毅戴上水晶宫的队长袖标,成为赛尔赫斯特公园球场的主人,“中国太阳”与C罗对抗的画面至今历历在目……1998年8月14日,对中国足球来说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杨晨在法兰克福客场挑战杜伊斯堡的比赛中首发出场,欧洲五大联赛第一次出现中国球员的身影。在法兰克福效力的四个赛季,杨晨在德甲赛场攻入16球,德国人亲切地称呼这位法兰克福球星为“中国杨”。孙继海在曼城创造中国球员在英超的多项里程碑

在曼城效力7个赛季的孙继海成为第一名亮相英超赛场的中国球员,同时也是攻入首粒英超进球、英超出场次数最多的中国球员,入选英格兰足球名人堂的“中国太阳”成为中国留洋的标志性人物。此外,范志毅是水晶宫俱乐部历史上为数不多的外籍队长,郑智在2007年为查尔顿贡献9球6助攻成为绝对核心,孙祥是第一位亮相欧冠赛场的中国球员,谢晖则以14球成为2000-2001赛季德乙射手榜的榜眼。旅欧国脚一幕幕的高光时刻恍如昨日,令人唏嘘!中国球员郑智在2007-08赛季英超的一场比赛中庆祝进球

孙继海们当年是亚洲顶级球星,能够高举中国足球的留洋旗帜,一方面得益于国足晋级韩日世界杯决赛圈后的红利;另一方面则是过硬的竞技水准。但载誉而归的旅欧球员毕竟是少数,杜威、马明宇、李玮峰、李金羽、张稀哲、周海滨、董方卓等后继者在欧洲赛场更多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昙花一现,黯然离开!

究其原因,其一是早期的留洋去向普遍起点较高,面临空前竞争。如周海滨加盟的荷甲豪门埃因霍温,最不缺的就是中场球员,他在队内竞争中难有出头之日。而杜威在凯尔特人的失败经历同样如此,在以身体对抗激烈著称的苏超,他根本拿不住球;

其二是沟通不畅,语言关是理解主帅意图、与队友交流的关键。杨晨曾因语言障碍一度与时任主帅马加特传出不合。蒿俊闵也因在场上无法与队友交流,防守屡屡犯错;其三是足球智商和后期努力不足,进而被欧洲联赛淘汰。最典型的例子是董方卓,弗格森曾评价他“脑袋以下都是世界级”,身体素质虽然出众,但不会用脑子踢球,而这恰恰是中国球员的通病。董方卓在曼联高开低走,令人扼腕

以前的留洋球员,在国内联赛或国家队都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在经纪团队的运作下登陆欧洲主流联赛,有一定转会费的加持,同时也存在“镀金”的成分。如今,伴随着中国男足在亚洲足坛的地位每况愈下,过去二十年屡屡与世界杯决赛圈缘悭一面,中国球员在国际转会市场上早已无人问津,留洋方式和路径均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今年4月的一场西甲比赛中,武磊庆祝绝杀塞尔塔

据统计,在目前的世界足坛中,共有54名男足球员和4名女足球员(名单只包括成年队在一线队的注册球员,并不包括青少年梯队参赛球员、试训球员等;不包括预备队联赛、友谊赛、邀请赛)在海外效力,在刚刚结束的赛季合计攻入33球。

其中,只有西班牙人队的武磊和热刺女队的唐佳丽在五大联赛征战,武磊18次出场打入1球,唐佳丽则交出9场1球的数据。除了武磊和唐佳丽,在欧洲主流联赛效力的还有6人,分别为效力于葡超维泽拉的郭田雨、奥甲克拉根福的刘邵子洋以及瑞士超草蜢的李磊,但三人出场次数并不多。另外,女足的沈梦雨效力于苏超凯尔特人,杨淑慧效力于法甲夏朗德苏瓦奥,沈梦露效力于葡超的欧伦竞技。

在这份名单中,大多数球员都效力于低级别联赛,多达32人在西班牙第九级联赛、葡萄牙第五级联赛、韩国第四级联赛以及日本第三级联赛效力,且球员为清一色的2000年后出生的小将。显而易见,中国留洋球员的分布、年龄分层和联赛输出方向已发生根本性改变。更多年轻的旅欧球员需要在海外长时间扎根于低级别联赛,一步一个脚印地杀出重围,才有可能以此为“跳板”向主流联赛靠拢。

过去二十年,中国足球学过巴西、德国、荷兰、意大利,到头来画虎不成反类犬,足球水平不进反退,眼睁睁地看着近邻日本队逐渐跨入足球强队行列。2019年,中国足协提出向日本队学习。对此,广州体育学院副教授郭惠宜表示认同,“我们现在不需要学欧洲任何一个国家,只需要仔细研究日本足球是如何腾飞的。”

日本足球的腾飞,来自于校园体系和青训体系双轨推动之下足球人口的迅速增长,进而一批批年轻球员被送到欧洲去培养。除了坚持数十年的青训结出硕果,日本足协也为留洋球员提供了辅助服务。例如,收购比甲球队圣图尔登,作为进入欧洲的“跳板”,期间成功运作远藤航、富安健洋以及镰田大地升级至五大联赛球队。

日本球员、德甲斯图加特队长远藤航在本赛季最后一轮德甲进球,帮助球队成功保级

随着越来越多的年轻球员旅欧,如何确保球员的心理状态成为一个重要课题,日本足协特派专员为旅欧球员进行心理疏导。此外,日本足协计划在德国建立永久训练基地,为日本旅欧球员提供更多帮助。

事实上,孙继海、杨晨、李铁等旅欧球员都不止一次地向外界表达过旅欧生涯的不易,特别是需要重新融入一个完全陌生的社会环境,接受完全不同的文化和日常生活,还要适应比过往更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任意一项都不是一个简单考验,球员面对高压时更需要心理疏导和慰藉。

据统计,2021年日本的旅欧球员人数已达到451人,其中在德国各级联赛的日本球员高达250人,若加上在韩国K联赛、澳超联赛和墨西哥联赛的球员,海外球员数量已超过500人。去年12强赛后,武磊在机场偶遇同样返回欧洲踢联赛的日本球员 图/武磊微博

在巨大的基数面前,长时间在欧洲联赛高水平、快节奏的氛围熏陶下,日本足球整体实力的提升也就水到渠成,组建两支甚至三支全旅欧球员的国家队自然不在话下。从日本足球崛起的路径来看,同样经历最初由中田英寿、三浦知良、中村俊辅等国内顶级球星领衔,到年轻球员在欧洲各级联赛遍地开花的旅欧轨迹,这一点与目前中国年轻球员在欧洲低级别联赛“打磨炼级”相吻合,未尝不是一条提升足球整体水平的通道。

谈到中国男足与日本队的实力差距越拉越大,从事足球工作近50年的郭惠宜倍感心酸与无奈,“毫不夸张地说,在20世纪80年代,我代表广东队与日本队踢比赛,让他们两球都可以轻松拿下。足球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从娃娃抓起,必须按照足球的规律办事,抓好青训”。孙兴慜展示英超金靴

武磊与孙兴慜是目前中韩两国足球的旗帜性人物,起点相似,但后续发展有云泥之别。对此郭惠宜认为“说到底还是技不如人,两人起点看似相同,但在足球基本功、对足球的理解和足球智商等方面,孙兴慜已接近世界顶级水平”。

在郭惠宜看来,目前中国男足的最大问题是球员没有特点,“就像广东的一批老球星,古广明那是一只‘泥鳅’,速度快、突破强,善于用脑子踢球;赵达裕虽然个子矮,但身体超级棒,且技术全面。你再看看现在的国脚,有鲜明特点的球员非常少。武磊之所以能在五大联赛站稳脚跟,不仅是因为拥有出色的跑位能力,更有着与因扎吉相似的门前嗅觉,他在禁区内的抢点意识是一大优势。”

郭惠宜非常肯定地告诉羊城晚报记者,特点鲜明的球员是立足欧洲联赛的“通行证”,而这一切的前提必须是青少年时期的基本功要首先达标。“从一名足球运动员的成长轨迹来看,到了二十岁足球水平与修为已基本定性,到了欧洲更多的是大赛经验累积后的心态成熟,这也是武磊回到国家队后自信心和射门效率提升的主要原因。”

对于年轻球员的成长,郭惠宜认为13岁-16岁是留洋黄金期。“在13岁以前,就是足球基本功的打磨,完全不需要灌输技战术,而13岁-16岁是球员成长的关键期,这时候去到欧洲联赛的‘大染坊’中历练,欧洲足球的先进理念、竞争上升的机制以及足球文化,都会潜移默化地改变球员对足球的理解。”

郭惠宜跟记者反复强调,“这种旅欧不是当年的‘健力宝’模式,那与在国内‘圈养’练球几乎没有区别,必须要让单一的年轻球员真正融入欧洲联赛的俱乐部体系中,与欧洲球员同吃、同睡、同练、同比赛,这样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旅欧。像张玉宁在16岁就已经跟随荷兰维特斯的梯队训练比赛,这也是其快速成长的主因。看到现在这么多孩子去欧洲的低级别联赛一点点地磨炼,我觉得这种方式起码是符合足球规律的,也符合球员的成长规律,值得鼓励和坚持,当然这一切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不可否认,看到孙兴慜捧起英超金靴,看到南野拓实随利物浦拿到英格兰联赛杯和足总杯冠军,看到古桥亨梧、前田大然、旗手怜央和井手口阳介在凯尔特人队夺得苏超联赛冠军,中国球迷除了羡慕,只剩心酸。对于中国足球而言,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日本足球旅欧的成功案例,已验证让年轻球员布满欧洲联赛磨炼是明智之举。

周星驰解释自己在娱乐圈经久不衰的成功原因时曾说:“想要成为天王,必定要从跑龙套开始。”这条准则同样适用于留洋。尽管看似成长周期久,但成才过程却含金量十足,只有在欧洲联赛大浪淘沙、百炼成钢,留洋球员才能真正融入欧洲联赛,长期、稳定地在欧洲联赛生存、发光。这对于逆境中的中国足球来说,绝对是有益无害的。

只有踏踏实实地按照足球规律办事,坚定不移地落实执行《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做好中短期内持续坐冷板凳的准备,中国足球才有可能否极泰来,量变引发质变,彻底迎来新生。本期周末特稿版面图(更多新闻资讯,请关注羊城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