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红小生蒲巴甲:我的农民父母我心里的痛

蒲巴甲曾是《加油!好男儿》全国总决赛冠军得主,是知名歌手,后转行拍戏,主演了《擒狼》《锻刀》《第一伞兵队》《战北平》《情定三生》等众多热播戏。他多才多艺,颜值演技俱佳,是深受观众喜爱的当红小生。

蒲巴甲出身农村,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民。为培养他,农民父母呕心沥血,父亲早逝,成为蒲巴甲内心的痛……

蒲巴甲1985年出生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金川县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他上面有个哥哥,下面有一个妹妹。由于家庭贫困,蒲巴甲6岁就帮家里放牛,下地干活,去山上采草药。

小时候他经常天不亮就起床,与哥哥一起去山上采草药,然后背到市场上换钱,给自己挣学费。蒲巴甲和哥哥小学阶段的费用,基本上是兄弟俩采草药换来的。

蒲巴甲上初中时,哥俩采草药已无法维持学费。脸色黝黑的父亲愧疚地对两个儿子说:“爸爸无能,供不起你们同时读初中,有一个要退学。”说完,父亲流泪了。

母亲满脸愁容地坐在门口补衣服,也觉得对不起两个儿子。懂事的蒲巴甲对父母说:“让哥哥继续读书吧,我回家帮你们种地。”

不久开学了,哥哥上了一周课后,回家对弟弟说:“你比我聪明,学习成绩也比我好,还是你去读初中吧,我回家种地供你。”蒲巴甲站在雪山脚下,与哥哥抱头痛哭。

整个初中期间,蒲巴甲品学兼优,而且表现出了歌唱天赋。他想初中毕业后考艺校,将来挣钱改变自己和家人的命运。

然而贫困的家境,不能让蒲巴甲如愿考艺校,他连普高都读不起。初中毕业后,蒲巴甲辍学了。父母流着泪说“对不起”,蒲巴甲眼眶也红了:“爸爸妈妈,生在这样的家庭,我不抱怨。”

当时老家的小学缺代课教师,蒲巴甲应聘去教小学一年级的汉语课程。虽出身贫寒,但蒲巴甲志存高远,他想过去学武术,还想过去当兵。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如愿。

2001年,蒲巴甲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便去九寨沟风景区打工。他在宾馆当过门童、服务员、保安,还做过主持人、舞蹈演员和歌手,渐渐在九寨沟小有名气。

2004年,蒲巴甲与4位藏族小伙,组成“高原黑”歌唱组合,开始在全国演出。有了收入后,蒲巴甲基本省下来交给父母,供妹妹上学,给哥哥娶媳妇。

两年后,蒲巴甲结识了导演胡雪桦。他1967年出生于上海,获得过夏威夷大学博士学位,执导的影片《兰陵王》引起轰动。

归国后,胡雪桦在上海戏剧学院电影电视学院担任博士生导师,后升任院长。胡雪桦爱才惜才,觉得蒲巴甲是一棵好苗子,不能因家境贫困而被埋没。

当时胡雪桦正在筹拍电影《喜马拉雅王子》,便力排众议,让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蒲巴甲担任男一号——甲波国王子“拉摩洛丹”。

蒲巴甲也凭借该角色,夺得摩纳哥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戏拍完后,胡雪桦对蒲巴甲说:“你的知识结构和文化素养都不够,必须去大学深造。”蒲巴甲为难了:“我没地方深造啊。”

在胡雪桦的帮助下,蒲巴甲作为上海戏剧学院的插班生,跟着同学们一起上课,系统地学习文化知识和表演艺术。

期间,蒲巴甲参加东方卫视的选秀节目《加油!好男儿》,一举斩获全国总决赛冠军。

2007年,22岁的蒲巴甲参加高考,被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录取。当蒲巴甲将喜讯告知父母时,一家人都哭了。他饱经沧桑的父母,站在青藏高原上,向从未谋面的胡雪桦鞠躬。

蒲巴甲入学不久,父亲将家里的一只母羊赶到集市上卖了,然后给儿子寄了600元。蒲巴甲知道,这只母羊是家里重要的经济支柱,妈妈指望它产羊奶、下羊羔补贴家用。蒲巴甲流泪了,将600元又一分不少地寄还给父母。

大学期间,蒲巴甲没要父母1分钱,四处打工养活自己。2011年10月,他上大四时,父亲因积劳成疾病倒了。

蒲巴甲省下生活费坐车回家看父亲,父亲还不到60岁,被病魔折磨得瘦骨嶙峋,胳膊细得吓人。

父亲拉着他的手,眼里老泪纵横:“对不起,爸爸要走了,以后这个家就全指望你了。”蒲巴甲哭着向父亲承诺:“我会将妈妈、哥哥和妹妹照顾好。”

两天后,父亲去世了。父亲一生贫穷坎坷,很少离开乡村,连县城都很少去。他最骄傲的事,就是有一年他在工地打工时,结识了1个朋友。

对方回老家时,将一台14英寸的黑白电视机送给他,而没要他一分钱。蒲巴甲家因此成为村里第一个有电视机的家庭。

想起父亲一生的操劳,蒲巴甲难抑心痛,于是他含泪为父亲写了一首歌《忆梦》:“那是一个美丽的夜晚/为了看一场露天的电影/在你肩上整整的一夜/早已不记得电影有多么的感人/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

大学毕业后,蒲巴甲一边唱歌一边拍戏,还尝试着当导演,事业全方位发展。几年里,他主演了《0.5的爱情》《十送红军》《西藏秘密》《第一伞兵队》《上海王》《烽火连城诀》等众多热播剧,成为深受观众喜爱的多栖明星。

哥哥结婚、妹妹出嫁后,蒲巴甲给母亲在城里买了房子,让她安度晚年。而他依然在北京租房住。他牢记父亲的嘱托,将家撑了起来。

母亲所有的费用由蒲巴甲独自承担,他还经常在经济上资助哥哥和妹妹。母亲与哥哥、妹妹的生活条件大为好转。

蒲巴甲一直想带母亲去外面看看,但母亲不会说汉语。母亲便在家里自学汉语,盼着早点跟儿子出去开开眼界。

母亲节俭惯了,蒲巴甲给她钱,她舍不得花,全藏到枕头底下。后来蒲巴甲就经常给母亲买礼物,大到添置家用电器,小到吃的穿的用的。有时连袜子、手纸,他都会在网上买好寄回家。

2015年,蒲巴甲已经30岁了,母亲开始为他的婚事操心。其实蒲巴甲有过一段失败恋情,他接拍《第一伞兵队》时,与女主角徐冬冬因戏生情。后因为性格、聚少离多等原因,两人分手了。

2017年,蒲巴甲参加聚会时,结识了美女演员梁洁。她比蒲巴甲小9岁,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

次年2月,蒲巴甲向梁洁求婚,她接受了。因戏约在身,两人还没有办婚礼。母亲希望蒲巴甲能早日结婚,这样她也能向天堂里的老伴有个交代。

蒲巴甲清楚母亲的心思,以后结了婚,他会做一个爱家顾家的好丈夫、好父亲,不让孤独母亲再操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